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清流|步长制药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 销售模式现危机

2020-05-13 08:11:43 来源: 奔驰线上娱乐开户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是美国高校录取丑闻事件中,迄今已知行贿金额最大的一位。行贿诉讼可能成为悬在赵涛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步长制药也在面临核心产品销量连年下滑,销售模式走向末路的窘境。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陈方主编|赵妍

爆料邮箱:

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

时隔一年,曾轰动一时的美国高校录取丑闻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

4月末,美国加州一位保险业高管托比·麦法伦从亚利桑那监狱出狱。因为行贿45万美元让自己的孩子入读南加州大学,他被判处6个月监禁。由于新冠疫情严重,监狱同意他的最后2个月刑期在家服完。

麦法伦是美国司法部“高校录取行贿案”涉案的53名学生家长之一。美国检方已经至少提起了35起诉讼,20多名家长已经认罪受罚。

遭到起诉的也包括中国人。今年2月21日,一名49岁的中国家长Xiaoning Sui在美国法庭上认罪,这是涉案家长中第一位被起诉的中国人。Sui向中介支付了40万美元,伪造了一份足球特长的档案,让自己儿子进入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而步长制药(603858.SH)董事长赵涛,则是美国高校录取丑闻事件中,最受瞩目的中国家长之一,而且是迄今已知行贿金额最大的一位。

2019年5月初,美国斯坦福大学发布消息称,赵涛向中介支付了650万美元的“赞助费”,帮助其女儿进入斯坦福读书,其中50万美元以捐款名义进入了斯坦福的学校帆船队。

行贿诉讼可能成为悬在赵涛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尤其是在步长制药增长乏力的背景下,更显得雪上加霜。

核心产品连续三年销量下滑

步长制药的核心品种是心脑血管类药物,尽管这几年公司一直在强调生物制药的研发,甚至近期还通过增资子公司,参与了新冠疫苗的研制,但几个传统的中成药——脑心通胶囊、丹红注射液、稳心颗粒、谷红注射液等——才是公司的核心产品。

从4月28日步长制药披露的年报来看,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42.55亿元,其中心脑血管类药物占公司销售收入的近80%,达113.94亿元,妇科、泌尿科等药物还难当大任。

但实际上,步长的几款核心心脑血管中成药销量一直呈下滑趋势,且在2019年并未扭转。自从2017年起,丹红注射液、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三款主要产品的销售量就一直在萎缩。

丹红注射液是步长的独家品种,也是公司销售额最高的品种。2019年丹红注射液为公司贡献了超过30亿元的销售收入。但2016年-2019年的年报数据中,丹红注射液的销量下滑也最为明显。

2019年,丹红注射液10ml/支的主力规格销售量比上年下降25.93%,规格为20ml/支的销量也比上年下降12.3%。而相比于2016年销售量的1.089亿支,丹红注射液10ml/支的主力规格在2019年销量仅为5960万支,四年间销量近乎腰斩。

脑心通胶囊和稳心颗粒的销量也是逐年下降。规格为36粒/盒的脑心通胶囊2016年销售量为8669万盒,2019年降到了6428万盒;无糖稳心颗粒2016年销量为5320万盒,到2019年降为4380万盒。四年间,仅48粒/盒的脑心通胶囊销量上涨从3694万盒增长到2019年的5569万盒。

通过比较近4年步长制药的年报,公司三款核心产品只是在近几年推出了几种销量不大的新规格,但全国招标采购的价格区间并未明显变动。销量大幅下滑的同时,公司心脑血管药物的整体销售额却一路攀升,从2016年的99.5亿元上涨到了2019年的113.94亿元。这其中主要的“推手”是谷红注射液。

步长原本将谷红注射液的销售全权交给四环医药代理,2017年时收回经销权,改为自己销售。在四环医药手里时,谷红注射液2016年只卖了3.5亿元。步长收回来后立刻翻身,2019年两个规格共计销售额超过15亿元。

丹红注射液的颓势是因为不合理用药过多,被至少32个省市列入重点监控用药目录。“重点监控”的工作肇始于2012年4月的福建三明,目前已逐步推开到全国。其核心是不论品种,只要在当地用量和销售金额排名靠前的药物,就限制该药物的采购和使用,促进合理用药。

面对几乎“无可救药”的丹红注射液,步长想到的办法是“寻找下一个丹红”。

“弃丹红、捧谷红”,成了步长制药这几年最明显的“战略转型”。至于开发生物制药、新冠疫苗等,顶多只是愿景罢了。

等待“慢性死亡”

步长制药“路径依赖”的最明显标志,就是近年来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2019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高达80.8亿元,其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占到94.66%,达到76.49亿元。

步长制药对外公开的信息显示,公司拥有10个销售事业部、上万人的销售队伍。然而反映在财务报表上,公司2019年造册的销售人员只有1734人。

大部分销售费用并不是通过公司在册的销售人员花掉的。医药行业自从2010年逐步推行“两票制”以来,销售模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量冠以“咨询服务”名义的第三方服务公司成为中间灰色费用的产生主体。

“两票制”指从生产企业开具发票给药品配送企业,配送企业开具发票给终端医院,全程只有两张发票。为了从药价中抽出利润,大量药企开始给第三方公司开具“咨询费”发票,以做高销售成本。这些第三方公司多数是药企剥离出来的销售团队或者代理商,简称CSO公司(Contract Sales Organizatio)。

从2019年5月22日步长制药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就能明显看出步长通过CSO洗票的痕迹。

2018年,步长制药的市场、学术推广和咨询费共计74.86亿元,其中“市场活动费”31.2亿元,“市场调研费”15.16亿元,两项费用总计46.4亿元。

从步长对这两项费用的描述中不难看出,“向医学专业人士进行咨询”、“向基层患者、配送商、医务人员、专业机构等了解及咨询”这类表述,说的都是向第三方咨询机构,即向CSO公司提供费用。

药企是不可能向医务人员直接支付费用的,这属于商业贿赂行为,不过,药企可以“咨询”CSO公司。CSO公司怎么操作,就和药企没关系了。

反观被舆论大量抨击的“学术推广费”,这是步长制药真正面向医生开展学术活动所花的钱,2018年度支出为28.4亿元。相比之下,步长花在“咨询”上的钱要远远多于学术推广。

由于公司2019年年报中并未披露76.49亿元“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的具体构成,步长制药过去一年到底支付了多少“咨询费”还是个谜。可以想见,咨询费和调研费还会是销售费用中的大头。

但是,步长制药的这一销售模式已经显示出疲态。

2016年时,步长用60.13亿元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支撑起了123亿的销售额。到了2019年,步长的学术推广和咨询费激增到了76.49亿,营业收入也只达到142.55亿元。

且不论动辄六七十亿销售费用的合规问题,单从销售费用率来看,这几年步长制药的推广效率是在下降的。2016年,公司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55.60%,2019年提高到56.68%。

宏观政策层面上,医药领域反腐力度的加大、按病种付费政策的全面推行,都强调医保费用的控制。步长的丹红注射液、谷红注射液、脑心通等都属于医保乙类药物,医保支付比例低不说,各省对以辅助用药为主的医保乙类药物使用监管非常严格。

即使投入再多的“咨询费”,步长受到“重点关照”的几款药品也很难翻身。面对这样的局面,步长制药显然还没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一场疫情可以掩盖很多问题。2020年第一季度,步长制药营收同比下滑8.46%,而其持股49%的吉林四长制药则同比大幅亏损109.92%。四长制药的核心产品: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由于在去年7月被列为国家级重点监控药物,因而被踢出国家医保目录,几乎等于“被判死刑”。

更大的风暴还在后面。

郭晨琦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首页 首页
网站地图 威尼斯人官网登陆 百家乐玩法庄闲游戏 欢乐博娱乐代理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88 澳门太阳城官方网 申博太阳神娱乐网 太阳城申博云顶娱乐
菲律宾申博会员登入 博猫官方代理 e乐彩,彩票平台 中彩网加拿大28
百家乐保险 博E百娱 12博国际网址 现金网玩球安全吗
金宝博娱乐备用网址 申博官网138 永利博备用网站 金沙娱乐888
133DC.COM 99sbsg.com XSB858.COM 588XTD.COM 8SJZS.COM
868XTD.COM 8QHDS.COM 316sun.com 99sbmsc.com 1112978.COM
S618Y.COM 987PT.COM 122TGP.COM 388BBIN.COM 136PT.COM
151ib.com 8AKS.COM XSB9999.COM 788TGP.COM 595PT.COM